當前位置:12人獵奇網 > 謎案追蹤 > 手機訪問:m.12ren.com.cn

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案

來源:www.dwizeg.live 時間:2016-08-13 編輯:zhangshi 獵奇指數: 手機版

   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案

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案

  古田順子(圖左)遭四人禁錮41日死亡

  日本80年代發生轟動一時的女高中生水泥藏尸案,17歲死者古田順子被禁錮40多日,期間遭受不人道對待及被強姦幾百次,其中一名犯人的父母知道事件卻不施予援手,任由順子被人凌辱,最終被活生生虐待致死。

  1988年11月25日,順子在埼玉縣三鄉市如常做完兼職后騎單車回家,詎料遭兩名男子綁票,再通知另外兩名男子加入,其中一人是提供「恐布屋」的湊伸治。為了令外界相信順子離家出走,四人強迫順子一星期致電父母三次報平安,結果順子足足被禁錮41日,期間輪流被四人虐待,被迫吃超能膠、灌飲酒和自己的尿液,被火和棍毆打及被異物塞進下體凌辱,甚至遭輪姦逾400次,被虐待得生不如死。最令人感到氣憤的是,湊伸治的父母早已知道順子被禁錮家中,遭兒子和另外三人虐打和輪姦,但兩人害怕受到傷害選擇啞忍。

  主犯橫山裕史于1989年1月4日,打完通宵麻將將輸錢的怒氣發憤順子身上,最終順子被四人吊起活生生打死。他們翌日把順子的尸體和手袋扔進偷回來的汽油桶內,然后注滿50加侖水泥將尸體活埋。原本他們打算毀尸滅跡把油桶丟進大海,但因太害怕于是將油桶棄置空地。兩個多星期后,橫山和同黨強姦另一名女子被捕,繼而揭發順子遭虐殺,事件震驚全日本。

  四名未成年犯人最初分別被判囚4年至17年有期和無期徒刑,橫山、湊伸治和另一名犯人不服上訴,但法官認為事態嚴重,而且犯人手法兇殘,認為不能因被告未成年就從輕法落,因此加判全部人的刑罰到5年至20年有期和無期徒刑。本案還有三名青年知道順子遭虐殺,但由于他們的罪行相對較輕故被移送少年收容所。順子家屬并沒有接受四名犯人的父母賠罪,甚至阻止他們在順子墳前上香,以及向他們提出民事訴訟。

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案

  輪奸幾百次 女高中生遭虐殺水泥藏尸震驚日本(圖)

  案件具體經過

  1988年11月8日,A、B、D三人在足立區輪奸了一位正要騎腳踏車回家的女性﹝當時19歲﹞。當時A開車載著B、D兩人,邀這名女性上車兜風,女性不予,三人用車子擋住她的去路后,B搶走了她的腳踏車鑰匙,將她強押上車。為不讓她逃走,還將車子刻意駛上高速公路,在車上還用「我們剛從少年感化院出來」、「我們去大洗﹝地名﹞吧。現在那邊的海水很冷、浪又大」等言語威嚇她讓她放棄抵抗后,把她帶到賓館強暴。

  11月25日晚上6點左右,A到D的家里約他一同去搶劫。D于是跟朋友借了摩托車,兩人一起出門行搶。

  晚上8點過后,他們騎著摩托車在琦玉縣三鄉市內游蕩,途中遇見了打完工騎著腳踏車正要返家的縣立八潮南高中3年級學生──古田順子﹝17歲﹞,A對D說:「你去把她踹倒,之后就交給我」。于是D就騎著車接近順子,用左腳狠狠地從她的腰部右方踹下后,將摩托車騎到轉角處觀看。

  順子頓時失去平衡,連人帶車地跌落到路旁的水溝。A借機靠近關心,并將她扶起后說道:「那個人是個瘋子,我也被踢過,等等搞不好有危險,我送你回家吧」。之后他將順子帶到附近某個倉庫角落,恐嚇她說:「我是流氓,你被我們盯上了,跟我上床我就放過你」,然后將她帶到賓館強暴。

  晚上10點,A打電話給先行返家的D,聽到B和C也在他家后,便叫他們3人出來。4人將順子帶往D家的2樓監禁。

  這天,D的父親因為參加員工旅行不在家,家里只有母親和D的哥哥G。

  11月28日,A以「給你們看個好東西」為由,把E﹝當時17歲﹞和F﹝當時16歲﹞約出來,之后在一伙人在D的家人熟睡的深夜輪奸了順子。順子拼命的抵抗。在樓下的母親似乎被吵醒了,但是順子的臉被壓在寢具上而無法出聲求救。他們更將順子部分的陰毛剃掉,還把各種異物塞進她的陰道里凌虐她。

  11月30日晚上9點,D的母親首度看見順子,叫D趕快讓她回家。但一個禮拜過后,她發現順子還在2樓,便直接要順子快回家,但似乎沒什么效果。

  另外,這段期間他們曾經讓順子打電話回家,叫她跟家里的人說自己是離家出走,請家人不要報警。電話打了不只一次,平均5天打3通,順子的父母便因此相信女兒是離家出走。

  而后他們不分晝夜地玩弄順子的肉體,每當她受不了凌虐昏倒時,少年們就會把她的頭浸到水桶里,讓她清醒后在繼續凌虐。這段期間他們輪流地監視,不讓她逃跑。

  12月初的某日下午4點,少年們因為昨晚夜游正呼呼大睡,順子趁機從2樓來到1 樓的客廳,打算報警。但不巧,被睡在電話附近的A發現。很快地,警方利用逆偵測查到D家的電話打過去做確認時,A接起電話敷衍警方說:「沒事,我搞錯了」,便掛上電話。A和B因為此事,對順子的凌虐手法也更加殘暴,打她、踢她、甚至還拿打火機燒傷她的腳背。除外,還喂她吸食強力膠、強灌她威士忌等酒類以此為樂。

3.jpg

  輪奸幾百次 女高中生遭虐殺水泥藏尸震驚日本(圖)

  當時日本有一位演員叫做武田鐵矢,他曾唱過一首歌名叫『聲援』,里頭有一段歌詞是「加油、加油」。某日A在凌虐順子時唱著這首歌,并且逼她跟著唱。而順子在私底下也會用這段歌詞激勵自己。

  12月5日,東京的中野車站內發生了電車追撞事件。A故意欺騙順子說:「你老子坐在那臺電車上掛了,現在電視正在播。你看到沒有」,當她露出擔心的表情后又故意問她:「你現在是什么心情」,「我很難過」聽到順子的回答后A又告訴她:「其實我是騙你的」。A、B、D三人藉此不斷重復著「死了啦」、「還活著」之類的話語,讓順子的心理陷入極度的不安當中。

  12月10日,順子開始央求少年們放她回家。于是A就問道:「你回家后要怎么跟你老娘說」。「我會跟我媽說,我這段期間都在新宿游玩」「穿學校制服能在新宿玩這么久是嗎」A如此回答她,同時施以暴行,對她又踢又打。甚至還將打火機的填充油倒在順子的腳上點火,看她驚慌失措地要將火拍息的樣子取樂,如此行為持續了好幾次。

  12月中旬,因為順子的尿弄臟了棉被,B跟D狠狠地打了她一頓。不斷毆打的結果,順子的臉部異常腫脹,完全看不出五官輪廓,慘不忍睹。「搞屁啊你,變成大餅臉了你看看」不知是誰說出這句話,少年們笑成了一團。

  12月底,施暴程度越演越烈的同時,少年們給順子吃的食物也越來越隨便。食物主要是D的哥哥G﹝當時17歲﹞負責。剛被監禁的第一天還有叫外賣,后來只剩下一天一瓶牛奶,偶爾配上一塊面包。也不讓她去廁所,叫她尿在紙杯里,再強迫她喝下。「我什么都做請你們放我回家」順子不斷地苦苦哀求。如此,她被強迫全裸跳舞、在大家面前自慰、甚至還被人用直徑3公分的鐵棒和玻璃瓶塞入下體。

  D的雙親此時已經感到不對勁,但是卻怕在追問下去兒子會發飆,因此一直對二樓的聲音充耳不聞。順子因為腳上的燒傷化膿無法行走,身體也變的越來越虛弱,還散發出惡臭。A因為討厭這股臭味,比 較少到D家去。

  少年們看到順子變成這樣覺得很難處理,但又怕把她放了她會去報警。于是他們開始期望順子死去。他們在順子聽不到地方,說了以下的對話。

  「要把她殺了找地方埋嗎」「要殺的話不如把她剁成肉醬」

  「放在汽油桶里面燒掉也不錯」「灌水泥丟到海里誰也不會發現」

  「干脆偽裝成自殺怎樣?把她帶到富士樹海偽裝成上吊」

  整體對話里夾雜了嘻笑、打發時間的感覺。

  1989年1月4日─監禁第41天,早上6點,A因為通宵打麻將輸了10幾萬火氣正大,便將這股怒氣發到了順子身上。B、C、D三人因為討厭順子腳上的腐肉味,三人聚在C家里打電玩。A到C家找他們后,一伙人往D家二樓前進。少年們配合著音樂的旋律毆打順子,順子因此口鼻流血,地上被鮮血給染紅了。此外他們把點火蠟燭,拿到她的臉上滴蠟,讓她整個臉上都是蠟油。C因為不想沾到血,于是將A吸膠用的塑料袋套在手上,痛打她的肩膀和手。最后順子全身僵硬,開始痙攣。

  途中,A拿出了一支鐵棒,前端附有1.7公斤的鐵球,D將那支鐵棒往順子的肚子上捶了下去。輪到A來施暴時,B、C、D三人便在一旁出主意,一附半開玩笑的神情,讓暴行更加嚴重。在A施暴的過程中,順子意識到自己即將死去。

  早上10點暴行結束。A用錄音帶的磁帶綁住順子的腳防止她逃跑后,一伙人出門洗三溫暖。

  隔天5日早晨,不知該如何處理尸體的少年們,將尸體用毛巾包住放在旅行袋內提上車,之后將順子的尸體連同她的書包一同放入從附近工地偷來的汽油桶里,倒入水泥。水泥是A從他以前工作的地方拿來的。

  A在這個時候找到了當時由長渕剛主演的熱門連續劇『蜻蜓』的完結篇錄像帶。這是因為順子一直很期待這部連續劇的完結篇,而被綁架的那一天正好是精采大結局,但是她卻沒能收看到。曾有幾次聽她說過很遺憾之類的話,所以A才想把錄像帶一起放進去。雖然這對順子和其家人并無實質上的幫助,但這卻是A在這起案件中唯一看得到人性的地方。但關于此事,A被逮捕后對警方供稱:「與其說是可憐她,倒不如說是怕她變成鬼來找我」

  早上8點,他們原本想將汽油桶丟棄到海里,但是將車子駛至江東區若洲15號地若洲海濱公園整備地時,心里害怕,便將汽油桶從拋出車外,丟棄在整備地里。

  不良仲間の家に監禁し暴走族仲間十數人で輪奸、関系者は100人に及ぶ。期間幾位少年殺人犯邀請了不良少年朋友多達數十人來侵犯受害者。該事件是日本少年犯罪史最悪事件之一。1990年5月21日,東京地方法院受理此案的檢察官稱之為“我國犯罪史上罕見重大兇惡犯罪”。

  拘捕與刑罰

  1989年1月23日,A跟B因為去年12月在足利區內把一名坐臺小姐帶入賓館施暴,被綾瀨署警方以婦女施暴罪嫌逮捕。(就是一開始的那段描述)

  3月29日,東京都足利區綾瀨署的2名搜查員來到練馬的少年收容所,提調A跟B。因為在搜索他們的家里時發現了女用內衣,警方認為他們可能還有涉及其它刑案,因此來這里問口供。「你怎么可以殺人呢」對這句搜查官隨口說說的一句話,A誤以為其它的少年們對警方供出順子的事,便回復道:「對不起,我殺了她」。搜查員聽了大吃一驚,因為他原本只不過是想要套話罷了。

  另一方面,在順子被殺害后,D也因為對其他的女性施暴而被逮捕、拘禁過,但因為涉嫌殺害順子,他在4月1日又遭到了逮捕。同時,共犯C、E、F、G也遭到逮捕,整起案件雖然加害人還未成年,但因為情節重大,本案從少年法庭被移交到東京地方法院。

  1989年4月20日,『周刊文春』[Shukan Bunshun]﹝1989年4月20日出版﹞揭露了這些少年犯的真實姓名,并稱“禽獸是不被允許以人類的權利保護的”(注:一般少年犯的身份在法庭以外是受保護的,故外界不知道嫌犯身份。)隨后,古田順子的真實姓名與她的私人生活也被各大媒體巨細靡遺的報導。

  1989年7月31日在東京地方法院,A、B、C、D四人首次公審。4人以妨礙自由、妨礙性自主、非法監禁、殺人、尸體遺棄等罪名起訴,面對法官的詢問,4人異口同聲地坦承罪行。但B和D的律師則主張自己的當事人是「傷害致死」,而A也改口說自己是「過失致死」,他表示雖然自己沒有打算殺順子的意圖,但也知道繼續施暴下去或許會導致她死亡。檢察官希望4名嫌犯能與成人犯罪受同樣的刑罰,但是法官以嫌犯年齡不足,而將他們以少年犯受審。4名兇手最終以傷害致死罪被起訴,而非謀殺。

  1990年5月21日,檢察官在東京地方法院的公審上論告求刑時,說出了在過去的刑事案件上罕見的重話:「本案是我國犯罪史上罕見重大兇惡犯罪」「根本不用斟酌被告的動機」「凌辱的手段完全超乎想象」。

  據說旁聽這次公審的記者事后表示:「好像過去全部的刑事審判時用到的詞句全部用上了」。

  7月19日,東京地方法院分別宣判

  A有期徒刑17年﹝求刑·無期徒刑﹞

  B不定期有期徒刑5~10年﹝求刑·有期徒刑13年﹞

  C不定期有期徒刑3~4年﹝求刑·不定期有期徒刑5~10年﹞

  D不定期有期徒刑4~6年﹝求刑·不定期有期徒刑5~10年﹞

  檢方認為刑期過輕采取上訴。

  1991年7月12日,東京高等法院宣判

  A有期徒刑20年

  B不定期有期徒刑5~10年

  C不定期有期徒刑5~7年

  D不定期有期徒刑5~9年

  法官在宣判時表示:「本案不能因為被告未成年就從輕量刑」。

  相關日文原文:91年7月12日 東京高裁はAに懲役20年、Bに同5~10年、Cに同5~7年、Dに5~9年の不定期刑を言い渡した。

  (注: 但法院還是遵循著日本的"量刑基準主義",日本法院的判例有個不成文規定,除非殺害四個人,否則未成年人不會被判死刑,這判例一直要到2008年4月24日,福田孝行殺人案才打破,這是一個日本第一個未成年判死刑的案例)

  而E、F、G則移交少年收容所。

  4名被告的父母雖然向死者家屬謝罪,但不被接受,想要到順子的墳前上香致歉,也遭到了拒絕。

  之后A的母親變賣房子籌了5000萬円,賠償給死者家屬。

  當時的紀錄片截圖

  B的父親也希望能彌補死者家屬,他開始在下班后打工儲蓄賠償金,并將所得存入律師管理的銀行賬戶中。

  評論家赤冢行雄將這一類型的犯罪命名為攔路之狼的「狂宴犯罪」,以1983年的「橫濱流浪者襲擊殺人事件」為先驅、1988年的「名古屋情侶殺人事件」、以及之后的這起「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命案」都是此類型的犯罪。

  整起事件雖然到此結束,但還有下文。

  案件下文

  2004年7月3日,琦玉縣八潮市的一名計算機操作員──神作讓﹝當時33歲﹞遭到逮捕,他涉嫌綁架、監禁一名男性友人﹝當時27歲﹞,并對他施暴傷害。而神作讓就是「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命案」中,被東京高等法院判處不定期有期徒刑5~10年的少年B。

  2005年3月1日,東京地方法院判處神作讓有期徒刑4年﹝求刑有期徒刑70 年﹞。

  對此判決多數日本人表示無法理解理解,在日本巨大的網絡論壇”2CH”上罵聲一片。

  對于判決的理由,法官菊池則表示:「原本期待被告能夠改過自新,被沒想到被告又犯案,這帶給社會很大的沖擊。但也不能否認,有前科這一點的確間接影響到他改過自新」。判決后,菊池法官對神作讓說道:「期許你這次服刑完畢后能夠改過自新,重新出發」。之后,被告對判決不服上訴。

  5月13日神作撤銷上訴,全案有期徒刑4年定讞。

相關文章:
奇聞異事 未解之謎 靈異事件 UFO探索 娛樂八卦

本月排行

謎案追蹤排行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